手机扫一扫

我的母亲
发布日期:2019-11-15    作者:杨梅    
0

我的母亲

我的母亲,是一位普通平凡的劳动妇女,她其貌不扬,走进人群便会淹没在人海之中。在一路磕磕绊绊走过的这些年里,她的脸上尽染风霜,身体愈发清瘦。这样一位母亲,在我的眼里是闪闪发光的,在我心里她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。

母亲十分勤快,这在我们大家庭里是有目共睹的。每年的除夕家宴,她是里里外外操持忙活的主厨,三大桌热菜凉菜,基本由她调拌炒制而成,外加一锅红油清亮、酸爽滑口的臊子面,让家里的大伯、二伯赞不绝口。每年这个时候,一家人围坐桌前拉拉家常、说说笑笑,其乐融融。而母亲却和大婶在厨房烧火炒菜、热馒头、做面条,等家庭聚餐快结束时,她们才端着一碗面条从厨房出来,坐到桌子上夹点菜和肉,急急忙忙垫饱肚子后,又去收拾残羹剩菜洗盘子刷锅。我替母亲感到委屈,看到她忙忙碌碌中开心的笑容,委屈也被渐渐冲淡了。我的母亲,虽然文化程度不高,但她有着经营好大家庭的大智慧,她用朴实、勤劳、忍耐的美好品格践行着家庭美德。

母亲没有正式工作,十几年来一直和织玻璃纤维布打交道,也是靠着这门手艺,她用赚来的汗水钱,养大了我和妹妹,供我们读书上学。别人用三个月才学会织布,她一个月便轻车熟路。那时候我的母亲还年轻,经常上完白班还要连个中班和大夜,待在织布机器跟前连轴转。机器轰鸣,吵得她的耳朵休息时都嗡嗡响;织布时抹胶水时常把她的食指尖腐蚀得掉皮。冬天的厂房里,冷风从门帘后钻进来,她受着冻不停地跺脚取暖;夏天闷热无比,汗水一遍一遍湿透她的衣裳。连续几年,母亲都是厂里的先进人物,她说看着织的布一米一米卷起来心里踏实,那应该是劳动带来的踏实感,也是她不向生活低头的倔强。

结婚成家后,孩子需要人照顾。我一个电话,干了十几年的工作,她说放下就放下了,背着大包小包来到这座陌生的县城,把带孩子变成了她的新“工作”。和母亲朝夕相处,她也把我宠回了“大小孩”,包容着我的一切。这十几年,我们母女俩聚少离多,像现在这样每天待在一起,我打心里觉得幸福。母亲在家里总是闲不下来,擦擦这儿,抹抹那儿,地板、卫生间、窗户、桌子柜子……角角落落都不放过,衣服总是干净整齐地叠放,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。她现在每天都琢磨着做饭换着花样给我们做好吃的,还从同事妈妈那里学来了好多汉中人做饭的手艺,一有时间便试着做起来每天一进门,看到一桌子可口热乎的饭菜,我的心里暖暖的。孩子个子长的慢,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一直为孩子“开小灶”,蔬菜、蛋类、肉类丰富搭配,硬是把孩子“喂”到了正常身高。许是年纪大了一些,她的目光也柔和慈爱起来,但一想到她年轻时的刚强,我心里却难受的要命

都说为母则强,当我做了母亲之后,才明白母亲这些年来的不容易,而我年少时,至少没有从心里和她站在一起面对这些风风雨雨,那时的母亲内心一定是孤独难熬的吧。前几天听母亲念叨“晚上睡觉冻脚冻腿了,人怎么一下子不皮实了呢”,我鼻头一酸背过身去,眼泪就开始在眼眶打转了。那天晚上,我灌了一个热水壶,悄悄塞在了母亲的被窝里。(汉钢公司设备管理中心  杨梅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