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2020-03-30】
在老屋院子的土崖上,有一块大约四五尺见方两寸深的凹槽,土崖和凹槽都经不住岁月的侵蚀,长了许多青苔。后来二伯告诉我,那是爷爷曾经用来教学的黑板,在我脑海里无半点记忆碎片的爷爷曾经当过老师?那个年月,有人识字习字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,但对于爷爷当过老师的事,确实让我惊讶一番。年前,二伯到勉县过年,在与二伯交谈中我才知道,爷...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