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的“千层底”
 【2019-11-27】
深夜,从检修现场回来,看到被料粉包裹的劳保鞋,换了一双布鞋后,我开始清洗鞋上的粉尘。脚上的布鞋轻巧温暖,我的记忆也由此开闸。小时候,家里条件不是很好。家乡的冬天格外冷,家里没有暖气,只有一个火炉为全家人取暖,但为了节约煤炭,炉火也只有过年时间才会生起,唯一方便的取暖方法就是一家人围坐在土炕上。我们兄妹几个在炕上有说有笑...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